珍爱湿地 保护生态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6-05-05来源:西北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院
【字体: 打印本页

珍爱湿地 保护生态
薄乖民 杨永林

我院参与湿地保护工作始于2004年,首个项目是关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河流域湿地保护与恢复。当时,我院承担编制了“伊犁河流域湿地保护与恢复工程总体规划”,在规划的基础上对重点区域的湿地保护与恢复深入开展了可行性研究论证。2010年开始,受国家林业局湿地保护管理中心的委托,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湿地保护工程评估检查工作。2011年参与全国湿地资源第二次调查工作,主要负责湿地资源调查质量验收。2014年后又承担了全国重要湿地生态系统评价和泥炭地调查工作。随着工作领域的不断扩大,我们参与和开展湿地保护研究也不断深入。回顾十余年来的工作,我将我院在湿地保护方面已做的和将要做的工作,包括自己的一些认识做了总结,奉献给我院每个热爱湿地保护工作的同仁,让大家了解我国湿地保护工作的概况,也是对我院六十周年院庆的献礼。
1、认识湿地 拓展视野
湿地与海洋、森林并称地球三大自然生态系统,被誉为地球之肾。湿地是地球上具有多种独特功能的生态系统,它不仅为人类提供大量食物、原料和水资源,而且在维持生态平衡、保持生物多样性和珍稀物种资源以及涵养水源、蓄洪防旱、降解污染调节气候、补充地下水、控制土壤侵蚀等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湿地生态系统生产力较高,生态服务功能类型多样,具有极高的生态服务价值,作为极其珍贵的自然生态资源,是人类发展的重要战略资源,为人类提供了巨大的福祉。
湿地又是人类文明的源泉,湿地孕育了丰富多样的人类文明。世界古文明均与河流、湖泊、海洋等湿地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人类发源于斯,生息繁衍于斯,湿地为人类提供了丰富的物质财富和文化素养。黄河和长江、恒河、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尼罗河等河流分别是伟大的中华文明、古印度文明、两河文明以及希腊文明的重要发祥地。
湿地是指天然或人工、常久或暂时性的沼泽地、湿原、泥炭地或水域地带,带有或静止或流动、或为淡水、半咸水或咸水水体,包括低潮时水深不超过六米的海洋水域,包括各种咸水淡水沼泽地、湿草甸、湖泊、河流以及泛洪平原、河口三角洲、泥炭地、湖海滩涂、河边洼地或漫滩、湿草原等。全世界共有自然湿地855.8万平方公里,占陆地面积的6.4%。中国湿地面积占世界湿地的10%,位居亚洲第一位,世界第四位。在中国境内,从寒温带到热带、从沿海到内陆、从平原到高原山区都有湿地分布。一个地区内常常有多种湿地类型,一种湿地类型又常常分布于多个地区。湿地是地球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区域之一,我国有记载的湿地植物有2760余种,湿地动物有1500种左右(不含昆虫、无脊椎动物、真菌和微生物),淡水鱼有500种左右,占世界上淡水鱼类总数的80%以上。虽然湿地面积仅占陆地面积的6%左右,但却为全球20%的物种提供了栖息环境。
2、保护湿地 政府责任
上世纪90年代以前,人们把湿地当作不可利用的废地荒滩,被肆意破坏,大量湿地被逐渐蚕食,湿地面积萎缩,功能下降。1992年我国加入《关于特别是作为水禽栖息地的国际重要湿地公约》,明确由林业部负责组织、协调履约工作。吉林向海、黑龙江扎龙、江西鄱阳湖、湖南洞庭湖、青海鸟岛和海南东寨港成为中国第一批国际重要湿地。1994年9月林业部办公厅发出了“关于开展湿地资源调查的通知”,我国首次对全国湿地资源进行专项调查;林业部牵头组织成立了《中国湿地保护行动计划》编制工作领导小组,外交部、国家计划委员会等17个部门参加了该领导小组。1995年林业部批准成立“林业部调查规划设计院湿地监测中心”,专门负责全国湿地资源调查监测业务指导工作。1996年湿地国际中国项目办事处在北京成立,这是我国设立的第一个专门从事湿地保护的非政府组织。1998年国家林业局在野生动植物保护司设立湿地保护处,负责组织协调全国湿地保护工作和《湿地公约》履约事务。2000年《中国湿地保护行动计划》编制完成,国家林业局等17个部委联合颁布实施。2001年9月国家计划委员会批准了“全国野生动植物保护及保护区建设工程总体规划”,湿地保护和恢复示范、湿地监测等内容被纳入其中,成为国家重点支持项目。
 2003年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并颁布了《黑龙江省湿地保护条例》,这是我国第一个地方湿地保护法规,对全国湿地保护的法制化建设起到了重要的推动和引领作用。2003年,《全国湿地保护工程规划》(2002—2030)获国务院批准。2004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出了《关于加强湿地保护管理的通知》,这是中共中央政府第一次就湿地保护作出的明确声明,表明湿地保护已经纳入国家议事日程,具有里程碑的意义。2004年6月29日国家林业局在北京召开“全国湿地保护管理工作会议”。会议就如何贯彻落实国办第50号通知作了全面动员和工作部署,国家林业局第一次就湿地保护召开高规格会议,体现了湿地保护在生态建设中的重要地位。2005年中国首次当选《湿地公约》常务委员会理事国。2006年,我国首次开展了全国性湿地资源调查。调查结果表明,我国现存湿地中约有40%面临着严重退化的威胁。同年,我国湿地保护工程正式启动。湿地保护工程进入全国及地方发展规划,湿地保护成为各级政府常态化工作。
2006—2015年“十一五”和“十二五”期间,国家实施了系统的湿地保护工程,开展了多方面的湿地保护研究,强力推进湿地保护法制化进程。截至2015年,已有近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颁布了湿地保护条例,依法治理和保护湿地已成为湿地保护的主旋律,湿地保护恢复、湿地自然保护区、湿地公园建设成为湿地保护的主要方式,我国湿地保护工作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期。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以来,党和国家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国家五位一体发展战略,湿地保护工作得到党和国家的进一步重视。随着国家主体功能区战略的实施,国家及各级地方政府大力推进“多规合一”发展规划,湿地在区域空间生态保护管控中得到极大的重视。湿地保护的法规制度、保护手段、技术措施不断推陈出新,创新湿地保护管理已成为当前湿地保护的主要抓手。国家林业局提出今后一个时期,一是要制订出台全国湿地保护条例,强化依法“治湿”。二是要按照我国主体功能区规划的要求,从宏观引导方面完善湿地保护规划,制订更有针对性的、分阶段实施的工程实施规划。三是要按照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总体要求,有计划地、逐步地建立自然湿地保护制度、退化湿地恢复制度、湿地生态效应补偿制度、湿地保护红线制度、湿地生态系统评价制度、湿地生态系统功能动态监测和预警制度等一系列重要制度,突出用制度管人、管事,推进湿地保护的制度建设。四是要对那些功能退化的沼泽、河流、湖泊、滨海湿地等,通过采取植被恢复、鸟类栖息地恢复、生态补水、污染防治等系列手段,进行综合治理,着眼湿地生态系统功能的提升,实施湿地生态修复工程,恢复和提升湿地生态系统的整体功能。五是要重点针对湿地保护模式、湿地退化机理及修复关键技术,以及科学合理利用湿地的模式等重要问题,开展科学研究和技术推广,提高整个湿地保护管理工作的科学化水平,强化科学“管湿”,提升湿地保护管理的科技支撑水平。六是要是加强宣传教育,提高全民族的湿地保护意识,促使大家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在全社会形成珍视湿地、爱护湿地、保护湿地,支持做好湿地保护工作的良好社会氛围。
3、重点参与 建言献策
2010年以前,我们有关湿地保护研究工作是一些比较零散的工作,主要涉及一些区域性湿地保护工作,如湿地自然保护区、湿地公园建设以及具体河流与湖泊湿地的保护与恢复。研究的领域主要局限于湿地保护恢复的技术层面,包括湿地退化状态评价、湿地保护项目布局、湿地保护措施与模式等,极少涉及湿地保护的法规制度建设,也缺少对全国及区域湿地保护的总体思考与规划。
2010年,我们开展了《“十一五”全国湿地保护工程》项目评估,对全国“十一五”期间实施的湿地保护项目进行了抽样评估,系统总结了“十一五”全国湿地保护工程取得的成就经验,也发现了其中存在的问题。评估结果作为我国“十二五”湿地保护规划的基本依据,为规划奠定了基础。通过工程评估项目的实施,增进了我们对全国湿地保护工作的了解,提升了骨干技术人员的全局与战略思维,对全国和区域湿地保护工程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 2011—2013年参与完成全国第二次湿地资源调查工作,深入了解了全国湿地资源状况以及面临的威胁,又为我们开展湿地监测和湿地生态系统健康、功能与价值评价奠定了基础。2013—2014年我们与中国科学院遥感所、国家林业局华东院共同完成了全国除港、澳、台地区以外的46处国际重要湿地生态系统健康、功能与价值评价工作,从湿地的生态状况、服务功能以及价值等方面了解了46处国际重要湿地特点,为国家科学管理湿地提供了科学依据。
湿地作为陆地重要的碳库,在全球气候变化的调节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国从2013年底开始计划开展全国泥炭地调查工作,2014—2015年在吉林、黑龙江等省区开始实施调查。尽管我院只负责调查的质量验收工作,但通过工作我们了解了湿地生产力状况以及泥炭的积累过程,认识了泥炭地在缓解气候变暖的巨大功能。2014年以来,随着生态文明理念的深入,我们对全国湿地保护法规制度建设、湿地自然保护区与湿地公园建设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思考。按照系统保护理念,从湿地空间、湿地水资源以及湿地生物多样性三方面研究湿地保护,把湿地保护放到构建国家和区域生态安全高度谋划湿地保护,按照实施全国主体功能规划的基本要求完善湿地保护制度,本着科学保护、合理利用、持续发展的理念破解湿地保护与经济发展的难题,使我院湿地监测、规划、保护工作步入了新局面。湿地保护红线制度的建立,需要我们多角度多层次的思考湿地保护。首先要树立湿地生态价值观,充分认识湿地重要的生态服务价值以及为人类发展提供的福祉。其次要根据我国目前法律制度体系,研究符合我国实际的湿地分级分类保护政策制度,落实湿地空间的严格管理与控制。第三深入探索湿地保护有效的实体保护形式,从全国、区域几个层次构建湿地公园、湿地自然保护区、湿地保护小区的布局与建设,整体上优化湿地保护体系。
总之我们要将湿地保护法规政策制度、技术标准以及具体保护技术和管理模式都纳入我们的视野,为全国湿地保护添砖加瓦,贡献力量。